热门新闻

推荐新闻

王世襄与范遥青的师友缘

2017-05-14 19:06

范遥青:王世襄弟子 范遥青竹刻笔筒   来源: 北京晚报(北京)   除明式家具、古代漆器之外,竹刻一门在著名学者、大收藏家王世襄先生所研究的诸多学科中,是他用功最勤、着力最多的科目,这也源于家庭的影响。王世襄的二舅父金东溪和四舅父金西?都是嘉定竹刻一派的优秀传承者,尤其是四舅父金西?,一生有近千件竹刻作品行世,是近现代留青竹刻艺术史上一位继往开来的艺术大师。幼年的王世襄常常站在几案前看舅父作画刻竹,艺术的种子很早就浸润在他幼小的心灵。  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舅父金西?将自己多年的刻竹心得写成三千言的《刻竹小言》,从上海寄付于王世襄,希望他帮助补充整理,以将留青竹刻技艺发扬光大。舅父的信任使王世襄身上又平添了一份对竹刻传统艺术的责任。后来,他虽然深陷各种运动的泥淖,亦不敢忘记舅父的嘱托。1973年从湖北咸宁干校回到北京后,他排除种种困扰,全力着手《刻竹小言》一书的整理。此间,王世襄发现了江苏常州雕庄的青年农民范遥青。范遥青在王世襄先生的培养下,从一个留青竹刻爱好者最终成长为一代留青竹刻大师。   范遥青,1943年生于江苏常州雕庄乡,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。由于受祖辈影响,他自幼喜爱制作鸟笼和留青雕刻,所以很早就取得了较高的造诣。尤其是与王世襄结识以后,在王先生的呵护和栽培下,文史知识和艺术修养都得到了全面的提升,竹刻作品的文人气息渐浓,技艺更是有长足的提高。   王世襄和范遥青的相识充满了戏剧色彩。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范遥青得知香港的叶义先生出版了《中国竹刻艺术》一书,他为了扩大艺术视野,极想得到一部。于是不顾素昧平生,托人将自己的一件竹刻作品及一封信函辗转付香港叶义先生,信中恳请以竹刻臂搁置换叶先生的著述,叶义先生亦为范遥青的执着精神和精美的竹刻所感动和吸引,便把这件事情写信告知北京的老友王世襄,托他了解范遥青的情况。为此,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王世襄为调查江苏留青竹刻发展状况,亲自来到常州,当王世襄辗转找到范遥青的时候,他正拿着锄头光着双脚在田地里除草。   所谓留青,就是竹刻技艺的一种形式,即保留竹子外表的一层表皮做花纹,刮除花纹以外的表皮,待竹子干后施刀。   王世襄第一次看到范遥青的作品便大加赞赏,认为他是一个可塑之才。他曾说,范遥青虽是农民,但是他的竹刻天分极高,其作品假以时日定有大成。同时王世襄知道,范遥青并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,从事这门高雅的艺术要比常人付出更多的辛苦,所以相识之初就对他呵护有加。为了使范遥青能看到明清时期的竹刻珍品,王世襄想尽办法带他到北京故宫库房亲近历代大师之佳作,以开阔他的眼界,提高艺术修养。为了增强范遥青竹刻的文人气息,2016-3-9 20,王世襄还介绍北京的文化界名流启功、黄苗子、史树青等人和他合作竹刻作品,为此文化大家启功先生赠诗范遥青以示鼓励,诗曰:   青筠新粉女儿肤,   游刃镌雕润胜珠。   天水詹成吾欲问,   后来居上识将无!   黄苗子和诗曰:   绝技沉沦感切肤,   眼明忽见草中珠。   琅?镂罢耕春雨,   人是羲皇以上无?   王世襄在推介留青竹刻艺术上可以说倾尽全力。1983年,翁同?的后人翁万戈在美国举办中国竹刻展览,王世襄力荐范遥青的留青竹刻臂搁参展,这件作品获得了美国艺术家的高度好评。这是范氏留青艺术第一次走出国门,荣誉的获得也使范遥青坚定了艺术发展的信心。1984年,英国艾尔波特博物馆到中国来征集当代工艺美术品,在王世襄的推介下范遥青的三件竹刻作品被选购并在英国展出,再一次扬名海外。   范遥青与王世襄先生结识之前,其在竹刻作品上的留名皆为“尧卿”,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后,他的作品上的题款已变为“遥青”二字了。其实这个变故也源自王世襄先生的一首赠诗。一日,王世襄突然想起韩昌黎的一句诗:草色遥看近却无。兴之所至,遂赋诗赠与范尧卿:   妙手轻镌到竹肤,不想见人,爱生气,   西瀛珍重等隋珠。   赠君好摘昌黎句,   草色遥看近却无。   范君尧卿,毗陵农家子,自称草民,而刻竹精绝,当在南宋詹成上。顷已蜚声海外,第吴中鲜有知者,可谓“草色遥看近却无”矣!设以“遥青”为字,讵不音义两谐?戏作小诗,以博一粲。甲子春日,鬯安王世襄书于芳嘉园,苦逼脱发大学生杭州雍禾做了植发,2700单位 - 植发论坛 - FaaYoo。   2009年,留青竹刻这门古老的艺术已顺利写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单,从而引起全社会的关注。作为王世襄先生的弟子,范遥青在恩师的亲自培养下,也从一位普通的竹刻爱好者成长为一代留青竹刻大师,并被评为江苏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。   2009年11月28日,王世襄先生与世长辞,范遥青在《王世襄与常州竹刻》一文中写道:   “王老走了,但他留下了很多很多,这里有文化、有艺术,更有光风霁月的品格,以及对常州竹刻艺术的源远影响。”   这是范遥青的心声,也是一个竹刻界对王世襄先生最为由衷的感念。